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 > 改编为 >

最虐心校园小说合集(套装共2册)

发布时间:2019-07-01 02: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倪念自幼父母双亡,在流言蜚语里长大。逆风而来的祁然,似乎是那段黑暗日子里唯一的晨曦,然而他们的情窦初开在祁然为她断指的那一瞬间停止,从此只剩下了疼和残忍。

  简小从是C大的研一新生,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神秘传说的美术老师沈自横,可是两人却互相讨厌。寒假过后,简小从跟着沈自横所带班级要例行去古村写生。在古村,简小从与沈自横冰释前嫌。可没多久沈自横就收到了噩耗——他一直恨着的却又深爱的母亲突然死在国外。

  感觉被全世界都抛弃的少年,回国之后却得到简小从搬离了宿舍,和初恋男友何忘川婚讯的消息,他突然痛苦的不知所措……

  TOP作者简介居尼尔斯,晋江原创网人气作者,拥有稳定的读者粉丝群。已出版小说《唱情歌的少年请别忧伤》,《咖啡少年不加糖》等,擅长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撰写。

  乐小昵,新浪A签作者,短篇见《魔幻志》、《花刊》、《天使。com》、《飞魔幻》等杂志及各类报纸,长篇已出版《执子三生与子千年》、《偷心诀》。

  学生工作处的新生安排大会终于开完,简小从哈欠连天地摸着夜色往食堂的方向走去。

  很不幸,食堂的大门关得很紧,简小从不得不撇撇嘴在宿舍附近的西饼屋买了一个大面包,边啃边朝教职工宿舍走去。

  她的宿舍在二楼,抬头就可以看见摆着仙人掌的小阳台。像往常一样立在楼下仰望自己的房间,简小从突然惊讶地发现西面——她隔壁的那间宿舍里——居然亮着灯。

  带着厚重的好奇心上楼,简小从啃了一大口面包,遗憾的是,到了二楼,她看见的是仍旧像往常一样紧闭着的门。为了确定里面有人与否,简小从小心地把耳朵贴在门上……遗憾的是,她没有听见任何声响。

  转身回自己宿舍前,她决定再看最后一眼,只看一眼就走。然而,也就是在这最后一眼过后,教职工宿舍老式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淡黄色的光从简小从的眼前腾起,然后,低着头的她看见了一双黑色的拖鞋,再稍稍往上,是一条黑色的休闲西裤,继续上移,是一件蓝色的胸前有卡通图案的T恤衫,再往上……

  触到简小从的目光,房里的男人皱了皱眉。这皱眉皱得明显,倒是瞬间让简小从缓过神来。她掩住嘴巴飞快地吞下嘴里的面包之后,礼貌地问:“请问,你住这里吗?”

  诧异于这个回答,简小从尴尬地笑了笑:“抱歉,是这样的,前几天邮差把你的很多信放在了我这里,我一直帮你收着……你回来了,那些信,也可以物归原主了。”

  听完简小从的解释,男人的表情总算由防备舒缓成正常,微冷的嘴角也恢复到礼貌的弧度:“麻烦了。”

  刻意忽略掉声音的魅力,想着这男人刚才那样排斥自己肯定是把自己当花痴了,简小从嗫嚅着转身。她真的只是个单纯的……传信人。

  上周邮差把信给她的时候,她记得那沓信里大多数信都是国外的邮戳,而且基本都是法文的。那时她还以为对面住了个外国人,原来,是个中国人。

  掏钥匙开门拿了信,简小从搬了两次才搬完所有的信件,拍了拍手准备回屋的时候,对门的男人突然问:“你住对面?”

  简小从转头,漾起一抹笑容道:“是的,才搬过来没多久,我是这届08级绘画班的辅导员,我叫简小从。”边说着,简小从边礼貌地伸出手。

  新生通知大会上,简小从目所能及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戴上厚重的眼镜之后她才算看清楚了讲台下那一张张叽叽喳喳欢喜雀跃的脸。她有些感慨,几年前她上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好奇和冲动呢。

  做完例行的通知后,有三个打扮时尚的女生上来围住了她:“简老师,我们有问题想问您。”

  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简小从讶异于新生们的求知欲,面上挂上温和的笑容:“有什么问题?”

  “教务处还没安排完吧……估计要等你们军训以后才会安排好。不用急,到时候我会发通知给班长的。”简小从心中很是欣慰:哎,这帮孩子都快等不及上学了。

  女生中有两个女生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其中一位看起来就很大胆的女生直接问:“简老师,您认识沈自横沈老师吗?”

  简小从惊住了,略略思忖了一下,眼前不禁浮现那张极好看的脸,她算是明白,这三个人可能是奔着帅老师来的。考虑了一下影响,她委婉地回答:“我和你们一样是新来的,所以,对你们的任课老师……目前还不是很熟悉。”

  三个女生悻悻离去,不,简小从惊讶地发现,教室门口还站了一群悻悻离去的女生。看到这场景,简小从的嘴角不禁漾起一抹慈爱的笑容来。

  开完新生大会之后,简小从去研究生院领了自己的课表,回宿舍前去超市买了一大堆泡面和火腿肠,她打算过一星期速食的日子。在宿舍楼下突然接到何忘川的电话,上了楼之后她不得不在宿舍门口放下那些大包小包,接起电话。

  “二十号C城会降温,提醒你多穿衣服注意防寒。”刚接通,何忘川温和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来。

  简小从笑了笑,边用脑袋和肩膀夹住电话,边艰难地从牛仔裤口袋里奋力掏钥匙:“知道了。”

  “别老吃泡面和火腿肠,没有营养。我在网上查了一下,C大二食堂的伙食最好。”何忘川在电话那头一边紧紧盯着自己电脑的屏幕,一边拧眉安排简小从的生活起居。

  “喂,我哪有吃泡面和火腿肠?我最近大鱼大肉吃得很好。”诧异于何忘川惊人的“千里眼”,简小从刚从裤子口袋里辛苦掏出的钥匙又不知掉到什么地方去了。地上摆了两只装满泡面的袋子,简小从一边应付着电话里的何忘川,一边在购物袋里翻找着钥匙。

  “国庆节我们就能见面了。”何忘川的声音里流露出无比的期待和喜悦。与此同时,简小从的眼睛里却突然出现一只陌生的拿着她家钥匙的手。她蹲在地上顺着手的方向抬头,迎上的是穿着白T恤一手闲插在灰色休闲裤口袋里的沈自横。大概是碍于简小从还在打电话,他礼貌地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歪了歪头,示意简小从接钥匙。

  愣了半天的简小从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接过钥匙的时候点头表示了谢谢,又继续应付何忘川的攻势去了。沈自横在原处站了一会儿,目光掠过地上满满的两袋东西后,突然无声地弯起嘴角,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终于打开了宿舍的门后,何忘川的电话也总算是挂了。一个人在外生活了近一个月,简小从觉得独立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除了要自己手洗衣服常常让她感到烦恼之外,这自由自在的生活其实还是让她很满意的。

  这天中午,简小从刚上完《文学理论》课就被艺术系主任一个电话直接叫到了办公室。心知不是什么好事,简小从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直奔主任办公室。

  等进了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系主任就把一沓资料扔到了简小从的面前:“这是沈自横的资料。”

  简小从抬头看见梅主任双手在桌前交叉,腕表锃光瓦亮,一如他凌厉的目光,吓得她小小声地问:“这个……是用来做什么的?”

  梅主任眉头紧蹙,语重心长地说:“小简啊,艺术系有个情况你可能不清楚,这位特聘讲师沈自横……一直是我们比较头疼的人。”

  “怎么?”简小从的脑海里又不自觉地浮现出那张祸害众生的脸,她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很好的。

  “唉——”梅主任叹了口气,“国庆节以后,学生们就要开课了,据很多老师反映,去问沈自横电话和地址的学生……不少。你要做好预防工作。喏,这是往年的材料,你仔细看看,其他的,我就……不细说了。”

  简小从没有想过自己是以这样一种方式了解沈自横的,她更没有想过,沈自横,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在C大任教两年,与五十多名女学生关系不明;先后有八名女生曾为其自杀;多次留宿女同学在其宿舍过夜,是艺术系重度危险人物。

  好一个“背景不凡”。简小从盘腿坐在床上,郁闷地把那堆材料推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脑子里又不自觉地闪出沈自横的脸,然后那张脸又突然变成大灰狼的样子。于是,在简小从仅有的二十二岁年华里,第一次开始害怕一个人,倒不是怕大灰狼吃了自己,关键是,她手上带的一百二十二名学生里有八十三名女生,这学期,那三个班都有沈自横的绘画课。

  想到开学时那群女生围着自己打听沈自横消息时的壮观景象,简小从突然觉得自己任重道远且前途未卜。

  国庆节的前一天,简小从一大早就去C市机场接了何忘川。初秋的天气,何忘川一袭白色衬衫黑色西裤,高高的挺拔身材在人群中格外好认。简小从习惯了先在人群里发现他,也习惯了站在原地招招手等他在往来的人群里找到小小的并不好找的自己,习惯看他找到自己后眉头舒展着朝自己微笑着走来的样子。

  在简小从还沉浸在那些已然逝去的岁月片段里时,何忘川有力的臂弯已经准确地拥住了她。低头在她肩膀上蹭了蹭鼻子,何忘川的声音闷闷地传来:“真的好想你。”

  身高的差距使得简小从的脑袋被迫抬起,下巴紧紧地搁在何忘川特意垂下的肩膀上,她笑着拍他的背,豪迈而又温暖地说:“我请你吃饭好了。”

  何忘川仍是不放手,没有听到简小从同样的回答他有些失望,只能靠这样的拥抱来确定她的真实。于是,在偌大的机场大厅里,这对情侣就这样突兀而又和谐地相拥着。

  何忘川并不是一个热衷于制造惊喜和浪漫的男人。比如这次的到来,一个月前他就跟简小从打好了招呼。一个月前,简小从就计划好了何忘川到来之后两个人的行程:去C城最有名的火锅店吃火锅,然后去C城最豪华的电影院买两张电影票,看一场简小从早就在迅雷看过的爱情电影,最后,回家。

  “你永远把屋子收拾得这么整洁,我很迫不及待想要娶你回家。”简小从在阳台上收衣服的时候,何忘川突然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腰,脑袋搁在她的小肩窝里。

  简小从伸手去推,没推开。于是,即使是在夜色下,她的脸也明显红得像个切开的西红柿,淌着鲜艳诱人的番茄汁,何忘川就是这样被突然触动的,摆正了简小从的身体,他很快俯首吻住了她。

  简小从的手里还拿着刚收下来的衣服,愣是被何忘川压向了阳台的围栏,出于害怕,她不得不伸手揽住了何忘川的脖子。然而,这个动作却让何忘川更加忘情,一双手第一次开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

  “嘀嘀——”响亮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好事”,简小从受惊地在何忘川的怀里转身,正对上的是握着手机面无表情的沈自横。他的嘴角噙着一抹奇怪的笑:“我也……收衣服。”他伸手指了指阳台上晒着的两双“可怜”的袜子。

  教职工宿舍的阳台是伸向半空中的,东西面的阳台相隔只有不到一臂的距离。简小从又被压在了边缘,上身都快到达沈自横家的阳台上了,所以,她便很清楚地看见了沈自横收完袜子后,嘴角那一抹似笑非笑的鄙夷,她有些气恼,想说什么最终没说。

  被沈自横奇怪的眼神气到,简小从不悦地扔了一个白眼给那扇门,转回头时迎上的是何忘川满脸的疑问。

  国庆节七天,何忘川在C城待了五天,两人玩遍了C城所有能玩的地方,简小从累得连何忘川走时的飞机都没能赶上。

  长篇报告文学《井冈山的答卷》:书写井冈山“脱贫摘帽”故事,增进人民制度自信

  王为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党委书记、社长、总编辑 2019年南国书香节好书大推荐

  王为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党委书记、社长、总编辑 2019年南国书香节好书大推荐·社科类

  王为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党委书记、社长、总编辑 2019年南国书香节好书大推荐·主题出版类

  丛磊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社长 2019年南国书香节好书大推荐·少儿类

http://ratedpaper.com/gaibianwei/12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