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 > 傅作义 >

傅作义是不会打仗的?

发布时间:2019-08-05 12: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傅作义是在被包围,石家庄和天津都失败后才同意和平的,实际上是投降。傅作义摆了长蛇阵,说明傅作义是不会打仗的。如果傅作义真的会打仗,他就不会摆长蛇阵,就会与国军密切配合了。...

  傅作义是在被包围,石家庄和天津都失败后才同意和平的,实际上是投降。傅作义摆了长蛇阵,说明傅作义是不会打仗的。如果傅作义真的会打仗,他就不会摆长蛇阵,就会与国军密切配合了。傅作义的一字长蛇阵,分散兵力,说明他战略上是比较蠢的,分明就是不会打仗的表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凭什么说傅作义不会打仗?内战初期傅将军采用围魏救赵的战术以少胜多击溃解放军部,攻下大同、张家口、承德等华北重镇,也间接导致了原本该有的“五野”最后变得形同虚设,解放军只分为了四大野战军。至于后来的平津失败,原因只有两点,一是蒋的嫡系部队在东北的大溃败,使得四野可以乘胜南下,对傅作义部队形成了包饺子的态势。说白了,傅就是被蒋嫡系部队所连累。二是傅将军的女儿是ZG党员,他这边的军事情况随时可以被他女儿秘密联络给西柏坡方面,傅作义焉能不败?

  傅作义是会打仗的,1946年国内战争初期的“大同集宁战役“傅作义完胜,傅作义攻占了的革命根据地张家口,并俘虏了5万多解放军,京张铁路两侧的每个电线杆都挂个解放军人头。

  傅冬菊(现名傅冬)是傅作义的长女、北平和平解放的大功臣。现在大家都知道她当年是中共地下党员,可当初,别说傅作义不知道,就连北平地下党也没搞明白。当时,北平地下党有南系、北系之分,北系是指抗战时期一直留在北平的部分,南系是指随各抗战时期南迁的大学返回的部分。傅冬菊在抗战时期在西南联大上学,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民先”,说起来,也算是南系的老人了。抗战胜利后,傅冬菊到天津《大公报》工作,继续参与革命活动,从此与南系断了关系。北平方面前去找傅冬菊的人叫李炳泉,他在西南联大的时候就认识傅冬菊。李炳泉把话说得比较直接,说北平地下党希望傅冬菊能到北京做傅作义的工作。李炳泉这里倒没说自己是地下党员,不过估计傅冬菊心里也有数,马上就答应了。后来北平地下党负责与傅冬菊联系的是,也是傅冬菊在西南联大的老熟人了。通过傅冬菊,傅作义的很多情况都被有关方面掌握了。不久,北平地下党出事了,负责与傅冬菊联系的几个同志被捕。幸亏他们当中没出现甫志高,傅冬菊没有暴露。接下来,北平地下党的领导人崔月犁亲自负责与傅冬菊接头,直到北平和平解放。北平和平解放后,北平地下党的几个同志找到傅冬菊,交给她一张表格,“填完表你就是党员了”,但傅冬菊的话吓了大家一跳:“这个表我不能填,因为我已经是党员了……”“文革”中有人在调查傅冬菊的时候,发现有关当事人的回忆,那叫一个乱!有的说是北平地下党发展傅冬菊入党的,有的说是上级把天津地下党的傅冬菊调到北平来的……于是乎,调查人找到傅冬菊本人,问她的入党介绍人是谁。答:李定。偏偏这个时候,李定不敢承认当初的事实。他正在原单位挨批斗呢,一听外调人员来问这事,心想:“我的历史问题够多的了,这件当初介绍大军阀女儿入党的事坚决不能再承认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呀……”内查外调了多个来回,事情越闹越大,最后把毛主席和周总理都惊动了。后来,毛主席在城楼上对傅作义说了一句:“你女儿的党籍没有问题,请你放心。”领袖发话,最后定论,傅冬菊的党籍终于没问题了。和平解放北平,是国共两党以中华民族最高利益而共同作出的一次明智选择。因此,北平这座五朝古都才得以保存,千万百姓的生命及大量稀世文物,才免遭涂炭。在这一旷世义举中,头功者,应首推傅冬菊。傅冬菊是中共秘密党员。她时任天津《大公报》副刊编辑。她利用自己(傅作义之女)的特殊身份,通过设在天津黄家花园的“华北剿总”办事处,将傅作义的大量军事情报秘传给中共,让傅作义的许多军事行动屡屡失败。此外她还做了许多劝阻傅作义不要率部南下、不要再为蒋介石卖命的艰苦说服工作。特别是,正是通过她,中共根据取得的傅作义兵力部署、战略意图等,适时掌握战机,令东北野战军提前入关,将傅作义及其所率部队抑困在华北。秘密和谈阶段,傅作义与及中共中央的联系,利用的基本都是傅冬菊这条联系通道。中共利用傅冬菊提供的重要军事情报,一直掌握着和谈主动权,根据傅作义的思想、动态,才最终作出和平解决北平的决定。而傅作义也为了北平百姓和千年民族文化,而放弃个人名利,通过傅冬菊的中间联系,欣然接受了中共和谈的内容。但就在此时,却以胜利者的姿态,起草了一个《平津前线司令部首长致傅作义的公函(最后通牒)》。这封公函(最后通牒)措词极为强横、严厉。信中说:“……贵部军行所至,屠杀人民、奸淫妇女、焚毁村庄、掠夺财物、无所不用其极……,在贵将军及贵党统治之下,取消人民一切自由权利,压迫一切派及人民团体……,在北平城内逮捕无辜人民……,贵将军自身为战争罪犯……即应在此最后时机,遵照本军指示,以求自赎……。”傅冬菊深知父亲“士可杀,不可辱”的脾气,怕傅作义逞一时意气而拒绝。那样将是北平数百万百姓和千年文化古都的末日。于是,在她接到邓宝珊与中共代表苏静转来的这封中共公函(最后通牒)时斟酌再三,故意将这封公函放在了傅作义在中南海居仁堂办公室的文件堆下面。1949年2月1日,即解放军入城仪式的第二天,《人民日报》公开发表了这封信(最后通牒),此时傅冬菊才把此信原件交给父亲傅作义。傅作义看过,当即痛骂女儿不忠、不义、两姓家奴。傅冬菊后来解释傅作义此时的心情,他不是后悔北平和平解放,而是不服气这样蔑视他和他的部队,更不该在和平协议已经实现的时候,用这种态度侮辱他。由上可知,傅冬菊是和平解放北平,保护了北平这座千年古城二百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及无数古建、文物的大功臣。她的历史贡献是不容否认的,如果没有傅冬菊作这样的努力,估计北平将会是一个玉石俱焚的结局,历史也将会是另一种写法。%D%A

http://ratedpaper.com/fuzuoyi/29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